原子星球卷卷毛

【星际系列第二部】【EC/狼队/铁盾无差】Jupiter Jazz 木星乐章尾声 全文完

終於完結了就可以開始補(心心眼
暑假我很閑的相信我

一逸孤行:

全文AO3链接 随缘链接


第一部 Space Jam


第一章 序章


第二章 至少有些东西永远不变


第三章 我的船员很不稳定


第四章 你愿意付出多少


第五章 有我在


第六章 措手不及


第七章 丢掉钥匙


第八章 至死方休


第九章 分道扬镳


第十章 为你钟情


第十一章 一无所有


第十二章 我在这里


第十三章 军规已死


第十四章 星辰寂灭


 


Chapter 15: See you, space cowboy 再见 星际牛仔     


汇报时间长达数小时。
 钢铁之心的全体乘员从Thor的飞船被转移到了伊翁星号,接受Fury的询问,而他们都在女大公爵Frost的庇佑下获得了赦免;她站出来提供证词说,在钢铁之心进入尼瑞利安领域之前的短暂时间内,她从领航员Erik Lehnsherr处接收到了一份正式声明,声称全体船员都被舰长扣押为人质。Frost镇定自若地重述了声明全文,眼睛一眨不眨地完成了询问,把一个完美的谎言用完美的方式圆了起来。

Fury当然是完全不买账,但无论如何,大家还是被全部赦免了,面无表情的船员们像接受分发的糖果一样接受了无罪宣判。
 每个船员都单独接受了问话;不得不痛苦地回忆在舰桥上目睹的每一秒,从Creed绑架Charles开始,直到钢铁之心自爆之前的最后一刻。Logan是最后一个被叫进去的,当他在Fury对面坐下的时候,他瞪着这位元老,气冲冲地开口,“我这可没有任何新闻。”

 “正好相反,Howlett先生,”Fury说,独眼看不出情绪,“你和Summers先生是除了Xavier和Lehnsherr之外剩下的最后两个人。能不能告诉我他们是如何让你们离开的?”
Logan一阵反胃。他的胸口因为悲伤而空洞,或许他被背叛了,就像大家被Charles和Erik背叛了那样,但他绝不会将两位旧友按上叛徒的名号,这跟事实相去甚远。“他们礼貌地邀请我们走。”

 “Summers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长官,但Summers军官是个蠢货。”
Fury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他说那两个人,我引用原句,‘叫我们滚蛋’。”
Logan嗤之以鼻,疲倦地说。“好吧。当时的确很紧张。”

Fury俯身向前,把胳膊肘搭在桌面上,交叉起手指。“你和我都很清楚,在钢铁之心舰桥上发生的事情——”
 “听着,”Logan打断了他,因为去他的,他什么也不在乎了,“今天够累人的了。你的重点是尼瑞利安人挑起战争,根本不必去纠结什么一开始就再清楚不过的事情。钢铁之心上有某种特别的科技,尼瑞利安人想要,就派了Marko父子来对付Charles。Erik他妈的失去了理智,跑去追他们因为,如果你还没注意到的话,那男人根本不能离开——离开——”

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可恶的Charles和可恶的Erik。
Fury沉默地等待着,一言不发。

“你已经听过基诺索斯发生了什么鬼,”Logan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Hank在Fury的办公室里待了将近两个小时,作为Erik之外前往救援行动的最高级别军官。就连Logan自己都没有听他讲过完整的经过,也不确定自己想不想听。“在那之后你们就已经到了现场,能亲眼看到了。我们跑,他们追。Erik和Charles把钢铁之心的所有人都撤离了,除了他们自己,然后炸了飞船。故事结束。”
一阵沉寂。

“故事结束,”许久之后Fury开口,终于坐直了身体。“所以就是这样。他们毁灭了飞船,毁灭了他们自己,就这样了。”
Logan只是漠然瞪着他。

Fury长吁了一口气。他看上去需要大醉一场,Logan简直同情他。“你可以走了。我没法关你们这些混蛋的禁闭,因为Frost作证洗清了所有人的嫌疑,但如果你们再敢擅离职守的话,我可对你们不客气。”
Logan几乎笑出声。Fury竟然还有心思想那么遥远的事情。他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Howlett,”Fury在他快到门边时开口,Logan停住了。“我自从Xavier刚入军校就开始观察他,而Lehnsherr则更早。从一开始,这两人就与我们其余人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
 “通讯结束,”Logan粗声粗气地说,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伊翁星号熙熙攘攘,尽管Logan早就记不清此刻是日班还是夜班。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走,他累得无法与人寒暄,但也没累到想直接回宿舍休息的程度。他穿过拥挤的走廊,贴着墙壁走着,把双手插进了口袋。
 右口袋里的手指碰到了什么小而平的物件,令他停下了脚步。他小心翼翼地摩挲,两根手指的指尖感受它圆润光滑的边缘,发觉是一个椭圆形的磁盘。于是他开始奔跑。

Logan冲过走廊,没理会被他撞到的人们发出的惊呼。他穿过长长的电梯层,把一个刚刚踏出电梯厢的工程师拖出来,冲进去之后立即简短地开口,“关门。去瞭望台。”
电梯立即上升,但Logan只是紧张地站在中央,右手仍然在口袋里用力攥着。他不敢掏出刚才发现的物事仔细查看。还不是时候。

 伊翁星的瞭望台位于最高层,巨大的拱形设计提供了一幅头顶星图的三百六十度全景。伊翁星大多数船员都在忙着工作,因此这层基本是空的,只有Scott一人正倚在最远处的栏杆上,凝视着远方的星空。果然。他就知道Scott肯定在这种地方唉声叹气呢。Logan朝他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
“你他妈要干什么?”Scott问,但没有了平时的刻薄劲儿。
Logan把手伸出口袋,举起一只细长的,深蓝色的磁盘。“这是我口袋里的。”

Scott怒目而视。“恭喜,蠢货,你的盘没被炸掉。我弟弟没事,顺带一提,谢谢你的关心,他只是吓得半死而已——”
 “不是我的。”Logan转动磁盘,给Scott看另外一面。Scott猛地闭上了嘴。

“见鬼,”Scott好不容易恢复语言能力,睁大了眼睛,“你他妈什么时候拿到的?”
 “我不知——该死。”Logan想要捶栏杆一拳。“当我们摔倒在电梯外的时候。他压在我身上,肯定是那时候——”

Logan摇了摇头,把磁盘放低到胸前,平摊在掌心,让那个印着R的按钮朝上。他深吸一口气,用拇指按了下去,那个R随即开始发光。

 片刻之后,一个小小的全息影像浮现在空中,悬在磁盘上方。Raven站在那里,凯夫拉的蓝色外形,只有六英寸高,双手垂在身前。
“Raven,”Logan的声音几乎哽咽。

“语音识别成功。你好,Howlett军官,”Raven回答,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只是身体变小之后也随之变轻了。“是否重播最后一段视频?”
Raven的影像闪了闪,然后消失了,全息影像转成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屏幕。屏幕暗了一秒之后开始重播,Charles和Erik出现在画面中的瞬间,Logan不由得伸手紧紧抓住了栏杆。

“你好Logan,”Charles开口,“你好Scott。”
 “哦我的天,”Scott喘息。

“请原谅我直入主题,因为没多少时间了,”Charles露出了悲伤的微笑,就和他发射逃生舱之前的表情一模一样。在他身后,越过他肩头可以看到,Erik的目光几乎一直停留在他身上,除了偶尔朝镜头投来一瞥。“你们此刻拿着的磁盘存储了Raven的全部主程序。我们将她托付给你们。”

 “我们必须让大家相信她被摧毁了,”Erik开口,终于直视了镜头。尽管只是录像,他的眼神仍然那么深邃而坚决。“因此,三个组成部分都必须被清除:飞船本身,还有两个钥匙:钢铁。”
他听上去那么冷静,哪怕是在讲述结束自己的生命。

“尼瑞利安人绝不会善罢甘休,除非他们得到它,”Charles接话,“就算我们只是炸了钢铁之心,他们也仍然会一直追捕我和Erik,指望从我们口中探听情报。因此最好能让所有接触过这个技术,创造过这个技术的人,全部消失。或者至少,被认为彻底消失。”

 “如何处理她由你们决定,”Erik说,“以及告诉哪些人。在Charles和我死亡之后,这个秘密更容易被保住。尼瑞利安人不会知道她在你们手里,如果你们决定使用它,他们也无法抗衡。”他停了停,明显是思考了一瞬。“好好照顾她。”

 “还有好好照顾你们自己,”Charles接着说,“我们很抱歉。我们知道这不公平,但我们不能眼看Raven被一同摧毁。她是凯夫拉人最后的遗产,而你们是我们唯一能信任的人。所以,我先——提前谢谢你们。祝好运。”飞船一个抖动,画面随之一颤,当画面平稳的时候,Charles朝他们露出了最后一个小小的,惭愧的微笑。“再见,我的朋友们。”

他伸手按下了结束按钮,Scott和Logan最后瞥了一眼Erik,看到他正透过镜头朝他们敬礼,冷峻而威严,随后屏幕黑了下去。

“是否删除该视频?”Raven的声音响起。
“是的,”Logan良久开口,转开了视线。
“文件已删除。Howlett军官,”画面一闪,Raven又出现了,微微仰起头望着他。“他们是真的不在了吗,长官。”

 “该死的,”Scott轻声说,移开了目光。
 有一会儿Logan根本无法开口,声音都哽在了喉咙里。他不该这么感性,可恶。那是他的上司。是他的朋友。
“是啊,娃娃脸,”他最终开口,声音宛如大石落地,说出事实的那一刻肩上的重担仿佛也减轻了些许,“他们不在了。”

Raven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她说,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过了一会儿,她的影像消失了。磁盘中央的R逐渐消失了光亮,回归了黑暗。
Logan把它塞进口袋里,让她暂时单独待一会儿。他不知道她是否感到幽闭恐惧,从一整艘星舰的系统,到现在渺小到忽略不计的磁盘。

 他不知道她的程序中,是否有感到悲伤的能力。

“我们他妈的该怎么办?”Scott问,没有回头。他的双手仍然紧抓着栏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Logan疲倦地说,揉了揉眼睛。Fury说的没错,的确是不一样的轨道。“世界上只有我们俩知道这技术仍然存在。”
Scott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瞭望台的另一头,电梯门打开了,Steve Rogers走了出来,踏入星光下,径直朝他们走来。Scott转过身,和Logan一起看着他走近。
“先生们。”Steve在面前停下。两人都没有立正,但这位元老看上去没注意,或是毫不在意,他的表情严肃。“我知道今天提出这个有点太早,但不幸的是时间本就宝贵。”Logan被这熟悉的话语,跟Charles曾经说过的话相似的台词刺得皱了皱眉。“我已经被重新任命至我自己的飞船,我想知道你们两位是否乐意加入我。”

 “Fury知道吗?”Logan直白地问。
Steve挑起了嘴角,稍纵即逝的微笑。“还没。这样更礼貌些,在跟Fury争吵之前先征得你们的同意。”

 “Tony怎么办?”Scott问。
Steve意外地眨眨眼,但随后表情柔和了。“我们会想办法的。他会在我的引擎室里找到去处的,不管有没有军校学位,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他的表情再度严肃起来,轮流看了看他俩。“你们怎么说,先生们?”

Logan和Scott对视了一眼。


 



**
*
*





Charles睁开眼,周围炫目的白光隐去了,就好像宇宙初生时的大爆炸结束,化为了星光。
 他仍然攀在Erik身上,Erik温暖的双臂紧抱着他。他们已经不在钢铁之心的舰桥上,头顶的倒数数字也不见了踪影。此时此刻,他们站在一艘熟悉的飞船上,熟悉的传送板上面。

“你救了我们,”Charles轻柔地说。
“我知道,”Marvin回答,“多么可悲,不是吗?”

Erik在Charles的额角轻轻一吻,微微松开胳膊,但没有放手。“这边来。”
他们一瘸一拐地走出传送室,穿过唉声叹气的舱门,沿着短短的走廊来到了舰桥上,这里是独一无二的明媚的晨光照耀高耸的山峰而银辉轻柔拂过树梢刮起小木屋窗台上馅饼冷掉的味道号。
 他们走进时Wade转过了椅子,“欢迎回来,两位陛下!”

 “你好Wade,”Charles疲惫地说,让Erik把他放低在Wade的沙发上。Erik在他身旁重重坐下,两人尽可能地依偎在一起,尽管Charles腿上Erik手臂都有伤。“谢谢你。”

 “我告诉过你,”Wade十分,十分严肃地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你也说过,永远都有另一种选择,”Charles静静地说。

Wade大笑一声,刚才的严肃烟消云散,“我必须承认,老兄,你的计划棒呆了。我爱死了。”

 “请永远别再这么做了,”Erik在他耳畔低语,Charles只能轻轻点头。“你太聪明了,Charles,你救了所有人。”
 “我真希望我没这么做,”Charles疲倦地说,“老天,我真不想这么做。”

 “放松,”Erik只对他轻声说,于是Charles闭上了眼睛。“我们在哪儿,Wade?”
 “木星!”Wade愉快地回答。“你说要近,但又不能被发现。Marvin建议我们直接躲进木星的大红斑里,谁能拒绝呢,是不是?”
 “我来过这。简直是垃圾。”Marvin嗤之以鼻。

“没人能找到我们,”Erik说,右手轻轻摩挲着Charles的后背,“我们周围包裹着木星风暴。我们安全了。”

 “我们还活着,”Charles低声呢喃,倚在Erik身上,身体缓缓开始放松了。
“我们还活着,”Erik重复,他轻叹一声松了口气,胸口微微起伏。

“我跟我一个铁哥们谈过,”Wade说,“他擅长保密。超级擅长。尽管他有个超奇怪的名字。谁会愿意叫Loki啊?这太可疑了嘛,兄弟。”
 “我不知道,死侍,”Erik心累地回答,Charles轻笑出声,“你告诉我。”

 “我就知道你挺我,哥们。”Wade指了指他。“但说真的,他跟很多人都有交情,很给力的。他们能藏好你们。还有哥们,去了之后,得查查你的胳膊,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Charles?”Erik问他,轻轻地、小心地蹭了蹭他。
Charles抬起头,先望向了Wade。“请做吧,谢谢。只要能够在不被监测到的情况下过去就行。雷达看不到我们,必须一直保密。”
 “没问题,兄弟。”Wade转身面向操控台。

“我们会先逃亡一阵子,”Charles对Erik说,两人终于获得了安全,“然后我们休息。我们养伤。”

 “然后呢?”Erik轻声问,整个宇宙的星云都在那仍然闪耀着生命之火的眸子里闪亮。Charles的决心更加坚定了,因为尼瑞利安人今天没有赢,没能夺走他面前这个坚强的,勇敢的,美好的男人,它们未来也绝不会赢,只要他还能苟活一天都没可能。

“然后,”Charles回答,尼瑞利安人绝不会预料到,他们是Charles和Erik,就连超新星都无法掩盖他们的光芒,“我们战斗。”


 


**
*
*




明媚的晨光照耀高耸的山峰而银辉轻柔拂过树梢刮起小木屋窗台上馅饼冷掉的味道号开始发出蜂鸣,开始充能,跃入又一个不可能的、未知的目的地。

 名为死侍的舰长从操控板前抬起头,做了一个脱帽敬礼的姿势,像个疯子一样咧嘴大笑。“再见了,星际牛仔。”



 


-The End-
星际系列第二部《木星乐章》全文完结


 

评论

热度(145)

  1. 原子星球卷卷毛一逸孤行 转载了此文字
    終於完結了就可以開始補(心心眼暑假我很閑的相信我